“笑场石头人”马旭阳:“凿开”生活枷锁博君一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4
  • 来源:休闲娱乐

  “笑场石头人”马旭阳:“凿开”生活枷锁 千里博君一笑

正在表演中的马旭阳

  近日,陕西洛川小伙马旭阳一段因表演失误而笑场的视频被人发到网上后,迅速走红,不但网络上有上万条点赞,而且每晚还有全国各地的游客到景区观看他的表演,并不断搞怪逗笑,只为博“石头人”一笑。

  马旭阳说,他非常感谢游客们的信任和支持,有的游客为了逗他笑陪着他站了一小时。“而我自己也从‘石头人’的身上学到了许多。”

  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丹

  晚上7时到11时,西安大唐不夜城迎来一天当中最高的人流量,除非是下雨等恶劣的天气,否则不夜城的街道上,总会迎来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
  马旭阳就在这个时间段上班,表演一个自己拿着锤子凿开自己的“石头人”。

  奔赴千里“博君一笑”

  晚上11时,不夜城步行街上人流依然不减。马旭阳匆匆忙忙带着妆上了一趟厕所,在厕所旁抽了一支烟,刚想到空着的座位坐着歇一会,旁边金色的“石头人”就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,指了指表演的台子,“该上场了”。

  本来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,马旭阳从台上走到旁边剧院的厕所其间,就被要求合照的人群拦着拍了七八分钟。上厕所一两分钟,抽一支烟五分钟,加之和记者聊了几分钟,转眼就到了又上场的时间。“这可能就是火了之后的‘烦恼’吧。”马旭阳苦笑着说。

  此前,网上流传了一段视频,视频中的马旭阳正在做凿自己的动作,但是在不注意的情况下,不小心用锤子砸到了手上,旁边的观众提醒他“砸手了”,并大笑起来。一直绷着脸忍住不笑的马旭阳结果“笑场”了。

  这段视频流传到网上之后,开始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到马旭阳扮演的“石头人”面前,搞怪、挠痒、讲笑话,只为“博君一笑”。

  “‘石头人’让我学到许多”

  当游客到了不夜城的步行街,询问“砸手石头人”所在何处时,工作人员都会轻车熟路地告知游客“石头人”的具体位置。

  马旭阳扮演的“石头人”火了起来,在他的身旁,又多了一名金色的“石头人”,陪着他一起凿石头。“客观地说,我进行的是行为艺术表演。”马旭阳解释说,为了能够表演好“石头人”的角色,他专门查询“石头人”的故事,希望能够将角色的感情蕴含到自己的表演当中。

  为了能够表现出一个真正的“石头人”,他会每天对着镜子练习,让自己的眼睛不眨一下。

  “表演‘石头人’让我学到了许多东西。”马旭阳说,一开始扮演“石头人”时,连续两天站四个小时,他就会感到浑身酸痛。但一是由于来自经济的压力,二是有意让自己快速成长,使自己变得强大起来,所以就一直坚持。

  “2月份至今,五个多月的时间里,只要身体不生病,我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街头表演‘石头人’。”马旭阳说。每天晚上他都会走上两公里,去赶0时6分的最后一趟公交车回家,“有时候怕赶不上就只能跑着去公交车站。”

  “石头人”也有生活压力

  在洗掉“石头人”灰色的涂料之后,是一张年轻但有些消瘦的面孔,似乎是习惯了扮演“石头人”时的紧皱眉头、不苟言笑。即便身着一身休闲服,他依然是一副严肃的面孔。

  “能稍微笑一笑吗?”当记者拿起相机打算拍照时询问马旭阳。他抿了抿嘴,然后嘴角有了1度左右的上扬。

  尽管只有25岁,但他许多年前就感受到了来自生活的压力。马旭阳的家乡陕西洛川盛产苹果,而他的家庭就是普普通通的果农。“我小的时候妈妈身体就不大好,家里全靠我爸爸一个人支撑。”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马旭阳很早就出来打工挣钱了。“之前什么都干过,做过销售,卖过木地板,还卖过保险,自己创业做建材……”

  但运气似乎并没有站在他这一边。去年创业失败之后,他不但赔光了自己多年的积蓄,还欠下了不少外债。

  “我也是打肿脸充胖子,年前办了两张信用卡,给了父母每人一千元,还给上学的妹妹五百元。”马旭阳说,家里为了母亲的病已经一贫如洗,而且近几年苹果的收成都不好,所以很困难。为了还钱,从今年2月份开始,他白天在建材市场上班,晚上兼职到不夜城扮演“石头人”。

  也许是生活的压力,抑或是“石头人”这个角色太过沉重,让原本就不喜欢笑的马旭阳,更加不爱露一丝笑意了。

  “忍不住笑了”

  与此前的生活带来的“沉重感”不同,马旭阳也找到了身为“石头人”的平静感,同样是不笑,但是态度是完全不同的:“内心更加平静了一些。”

  他告诉记者,由于表演时需要站在塑料凳上几乎一动不动,当天气特别炎热时,表演是很难继续下去的。“有时候汗水混着颜料滴进眼睛里,也要尽力去忍住。”

  “从2月份到现在,我主动笑出来的不超过10次。”马旭阳说,自从他火了之后,许多人都为了“逗笑”他而来。有时候,当他进入到“石头人”的那种状态,加上人物角色的沉重感和工作的责任,会让他觉得“并不那么好笑。”

  有时候为了迎合远道而来的观众,他也会安慰性地笑一笑。“有的游客为了逗笑我都陪我站了一个多小时了,我都有些不忍心了。”

  他说,有时候笑声真的会“传染”,当他听到来自东北游客的口音,加上河南游客的口音,等等因素加在一起,听到游客们的笑声,他尽管没有完全看到,但当自己自行脑补了一下之后,就真的忍不住被逗笑了。

  “我把自己的笑点都告诉你了,以后他们再逗我怎么办?”马旭阳说。